彩涂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彩涂板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铁道部阻击电商代购五成代售点或一年后倒闭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17:33:36 阅读: 来源:彩涂板厂家

五成代售点或将在一年后倒闭

IT时报记者 钱立富

自从4月初以来,铁道部掀起了火车票代购“严打”行动,京东、携程、火车票网……近段时间,进入火车票代购领域的电商企业相继黯然离场。铁道部门通过暗访、钓鱼执法手段,严禁线下代售点向电商提供票源。这种“隔山打牛”的招术效果相当明显,不仅是电商,代售点也是很受伤。

“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?”在火车票销售行业浸淫了十多年的资深人士马林(化名)反问记者。“假话是,铁道部这样没错,因为的确有代售点不得开展线上销售的规定。真话是,‘铁老大’太垄断,想怎么做就怎么做,我们代售点‘过的是小娘养的日子’。”

3000万元保证金“去向成谜”

马林业内的知名度甚高,一家火车票网站CEO称他是资深人士,按照马林自己的说法,创办某火车票网站的那批人以前都是跟着自己做的。

做的时间越久,马林越发失望,“我们代售点只有义务,没有权利。”

马林在上海有三家线下代售点,每卖出一张票,能获得5元的手续费。开设代售业务之初,铁路部门并没有要求代售点缴纳保证金,“但是后来跟我们说,售票点都是个人经营的,为预防‘携款潜逃’,每个代售点要缴纳10万元的保证金。”代售点不得不照办,若不如此就被停止业务,上海有280家左右的代售点,如此算下来,就是近3000万元的巨款。“交钱是可以,但是这笔钱是否有专人管理、资金去向,我们都不清楚,而且这笔钱是没有利息的,被无偿占用。”马林说道。

前些年动车组列车开通后,向乘客免费供应某品牌“冰川矿泉水”,按照马林的说法,很多水都是代售点埋单的,他们甚至因此被迫承担摊派任务,“每个代售点被摊派为15箱水付钱,每箱24瓶,每瓶2.5元。”

在他看来,对比之前,现在铁道部严禁代售点网上售票的做法“一点都不狠”。

代售点被“钓鱼”整治

在打击“黑车”时,执法部门通常的一招是“钓鱼”,现在这招也被铁道部门用上,用来对付不听话的代售点。

4月4日铁道部发布重要公告称,铁路部门没有授权或委托任何其他网站开展火车票发售或代购业务。几乎与此同时,广铁、成铁、上铁等路局向辖区内的代售点发出通知“不得自行开办网上售票业务,不得以各种方式与其他网站合作或联营。”

“我也收到了短信通知,不得开展网上售票”,马林说道。但是他没想到的是,4月初他的一家代售网点就被“钓鱼”了,“我这处代售点是和某家火车票网站有业务合作的,铁道部工作组的人通过这家网站预订,拿到票后一查票号,发现是我这家代售点出的票。”

现在马林这处代售网点被停机,至今仍未接到铁道部门的反馈。不过他并不着急,“到时交罚款就可以了”。马林表示,据其所知,上海有3家代售点被“钓鱼”,其中一家与京东有过合作,“被停业了10天,交了3000元的罚款。”

一位要求匿名的某火车票网CEO对记者表示,现在风声很紧,“北京这边尤其严厉,有好多家代售点都被‘钓鱼’了,据我所知,铁路部门这两周会有更严厉的调查行动。”

“死亡是迟早的事”

在4月4日的公告中,铁道部称12306网站是直接销售中国铁路火车票的唯一专业网站。铁道部的意图十分明显,要把自己的12306订票网站做大做强。12306网站一出,不仅是代购网站,线下的代售点日子也更趋艰难,“如果铁道部一直垄断,不放开车票分销,一年过后,上海的代售点起码会关闭一半”。马林说道。

去年春节,12306网站正式上线运营后,线下代售点立刻感受到了压力。12306网站提前12天预售车票,而线下代售点只能提前10天预售车票,两天的时间差让代售点处于明显的劣势,分流走了大部分客源。“以前过年,我们每个代售点能赚5万左右,现在只能赚1万。以前公司客户很多,现在基本上以农民工还有不会使用网络的老年人为主”,马林说道。

“再经过两年的培育期,12306会更成熟,用户也会更加习惯,线下代售点的日子会更不好过”,上述要求匿名的某火车票网CEO表示。

祸不单行的是,火车票自动售票终端也将进一步推广,“据我所知,上海这边有意将自动售票终端铺到超市里,以后代售点更没有活路了。”收入减少,房租、人工等成本却一路高涨,现在已经有代售点因为亏损而主动退出,“再过一年,代售点会倒掉一半。” 那位CEO也持同样的观点,现在全国有2000多家代售点,估计一年后会消失一大半。

如果火车票分销资质不放开,倒下的不仅仅是代购网站,无法从线上揽客的线下代售点迟早也会死亡。

名医汇

名医汇

名医汇

名医汇